您好,歡迎來到南京大學出版社官網!請【登錄】【免費注冊】

返回首頁 | 加入我們

我們的作者

李馮

時間:2013-01-29 10:28:39    來源:http://www.ibkqur.icu     作者:南京大學出版社


   于1984年入南京大學化學系,第二年轉中文系,后又接著讀研究生,1992年于南京大學獲得中文系碩士學位。曾在廣西大學任教,1996年辭去公職。長、中、短篇小說刊于《人民文學》、《大家》、《收獲》、《花城》、《作家》等刊。代表作有長篇小說《孔子》、《碎爸爸》,短篇小說《多米諾女孩》《16世紀賣油郎》,小說集《廬隱之死》等。

  曾以一系列鋒芒畢露的“先鋒”作品步入文壇,并在文學圈內頗多贊譽,為新生代作家代表人物,部分作品在日本及臺灣出版,任電影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賣油郎與花魁》、《另一種聲音》、《王朗和蘇小眉》編劇,被譽為張藝謀的“御用”編劇。

  1997年12月,在由中國作協創研部、廣西作協、廣西文藝理論家協會和廣西師大中文系等單位聯合舉辦的東西、鬼子、李馮創作會上,東西和鬼子、李馮一起被評論家稱之為“廣西三劍客”。 1997年獲首屆“聯網四重奏文學獎”。

  現居北京,為自由作家。擁有“國內累計票房最多之電影編劇”頭銜。

  主要作品

  A、長篇小說

  《碎爸爸》(長春出版社,1998年)

  《英雄》(中國戲劇出版社,2002年)

  《孔子》(太白文藝出版社,2008年)

  《十面埋伏》(上海文藝出版社,2004年)

  B、小說集

  《廬隱之死》(海天出版社出版,1994年)

  《唐朝》(廣西民族出版社,1999年)

  《今夜無人入睡》(湖北教育出版社,2000年)

  《另一個孫悟空(日本版)》

  《中國故事》(南京大學出版社,2007年)

  《有什么不對頭》(南京大學出版社,2008年)

  C、參與制作的電影

  《英雄》(2002) ——編劇

  《十面埋伏》(2004) ——編劇

  《霍元甲》 (2006) ——編劇

  《東奔西游》(2010)——導演、編劇

  D、參與制作的動畫片

  《孔子》(2009)——總編劇

  E、網絡電影

  《瘋狂白領》(2006)——導演、編劇

  相關信息

  李馮:十年一覺文學夢

  關于李馮,不用多介紹了,一部《英雄》外加《十面埋伏》讓他夠有名了。這個被張藝謀看中的年輕人,一下子飛過他的同輩,成為這個年代最有名的編劇。最近他又拍電影,自編自導,更上一層樓了。不過回過頭來,我們也可以說說他新出的舊小說集,別忘了,他也是弄過文學的。

  介紹一

  《中國故事》的寫作年代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,十年完成人生三級跳的李馮在序言里不無感慨地說:“我的天性極不喜歡回頭看,重新翻閱《中國故事》,確實有一種恍惚的感覺,寫這本小說集的時候,我還呆在廣西,在做大學教師,滿心懷疑自己是否能成為一名作家。”

  年代久了,這本短篇小說集《中國故事》更像一塊文學活化石,包含了那年代流行的寫法:納博科夫、卡夫卡、博爾赫斯。但李馮說的仍是純正的中國故事,并已顯露出他擅長的解構手法。《最后的愛》是一篇可愛的幻想小說,李馮自曝:當時正陷于一種奇怪的單相思,非常難受,才會寫這個主題。而充滿了卡夫卡氣質的《在鍛煉地》,天不亮下鄉抓計劃生育的段落,正出自李馮在廣西一個小縣城掛職的親身經歷。作為一名讀者,我認為,李馮真正在寫的小說都憂郁不堪,而且他深刻地知道自己,這更加深了他在小說中的憂郁。即使你只讀一遍,它也會自個兒不停地回響,如同鐘擺。

  如果你和我一樣,是看過《英雄》和《十面埋伏》再去看李馮的小說,一定會驚嘆,不是說李馮寫得有多好,而是兩者的落差太強烈了。

  采訪時,遠在北京的李馮很客氣地對過去做了自我批評乃至全盤否定:“這本書很傻,現在不會再這樣寫了。中國上世紀80年代以來,文學本身就沒有大進步,每個年代都一個流行寫法,現在看就很可笑。好的文學不會有這樣的局限性,這是一個教訓。”

  讓我們來搜索一下李馮的往事,讓你能更好地理解上一世紀就寫出來的這些小說。李馮1968年生于廣西南寧,1984年入南京大學化學系,第二年轉中文系,研究生畢業后在廣西大學教書,1996年辭職到北京開始自由創作。代表作有長篇小說《孔子》《碎爸爸》。

  李馮成為小說家,不能不提南京。他16歲考上南大,第一年學習成績便一落千丈。幸好那時候可以轉系,他擅自從前途很好的化學系(可以留學出國)轉到中文系,在一大堆沸騰的文學青年中間,只看過幾本武俠小說的李馮覺得自己是個白癡。幸好班上的“文學天才”小海是他最好的哥們,帶他飛速混入了文學圈。那些寫不出小說的夜晚,李馮就騎著自行車去敲韓東家的門。23歲,李馮終于發表了第一篇小說:《投向分裂的懷抱》,得到的稿費是300美元。他帶著全班同學去拼命花錢,享受狂歡,請他們喝當時很貴的太陽神口服液。

  李馮真是一個幸運兒。

  即使在廣西教書的倒霉日子,也能碰上有雜志約稿,而且是《花城》,而且一約就是三個短篇。“當時我總共也沒有發過三個短篇,這個誘惑太大了,在截稿日期之前,我每天都吭哧吭哧地寫,有時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么。為了能夠寫完,我買了張黑色的大餐桌,放在客廳廉價的彩色瓷磚上,就像小加工廠拉到了第一筆訂單,生怕錯過了這次機會,就再也寫不出東西。”這便是收錄在《中國故事》里的《多米諾女孩》。

  后來他又寫了新歷史題材的《孔子》,剛好張藝謀要拍《武則天》,便把已正式“北漂”的李馮找來做編劇。結果《武則天》沒拍成,李馮卻成了張藝謀的御用編劇,一只腳踏入揚名立萬的電影圈。憑借《英雄》《十面埋伏》《霍元甲》,李馮已經成為國內累計票房最多的電影編劇。雖然觀眾罵張藝謀的同時,也順帶罵李馮(王朔說過李馮是一鍋夾生飯,他的編劇才能無法和劉恒比),但電影畢竟給了他文學所未能給予的成就和大眾光環。

  “一開始人們說,做電影再去寫小說,會寫不好。我自己覺得這影響挺好的。”電影達人李馮仍梳著他標志性的馬尾辮,說話仍那么溫和,每個接觸過的人(包括張藝謀)都說他是一個好脾氣的人。

  上個月,他剛從山西回來,去探班霍建起的新戲。應該說,整個2007年,李馮都在為拍電影不停地忙活,做各種各樣的準備。“這是一件遠離文學的事。電影是一個黑洞,會最大限度地榨干人的精力,每天都在自我說服,拍電影很有趣,從中獲得的體驗,總會對日后的寫作有隱秘的好處。”

  前段時間看《張愛玲傳》,發現張愛玲也寫過電影劇本,李馮一下子有了共鳴,“這么有名的作家也在寫劇本,不能單純理解為經濟問題,實際上也是一種創作”。

  拍電影是務實,寫小說是務虛,李馮如此總結他的雙截棍。

上一條:劉海平
下一條:匡亞明
彩票计划神器